別攆我家兔子 作品

第335章 青鳥

    

去詭異而又神秘。隻不過劍身上散發的那種不詳氣息,讓人感覺十分不舒服。就彷彿天地間最汙穢的東西一般,令人直欲作嘔。“詛咒之刃!”蔣文明眼睛一亮,這可是好寶貝。傳說是上帝用來懲罰那些異教徒的寶物,裏麵蘊含了世間最惡毒的詛咒。任何人隻要被劃傷,都會受到詛咒汙染,輕則成為黑暗生物,變的畏懼陽光。重則靈魂被囚禁其中,生生世世受盡折磨。該隱當初就是被這柄長劍劃傷,才會成為血族。他本以為這東西在路西法手中,但是...“小心!”

敖凡在看到大鳥朝他們衝來之後,大喊一聲,海神三叉戟瞬間出現在他手中。

“不要輕舉妄動!”

見眾人都有出手攻擊的打算,蔣文明連忙製止。

敖凡還想再說些什麽,卻看到蔣文明不閃不避,直接化身金烏,朝著天上的青色大鳥飛去。

眼看雙方就要撞在一起,青色大鳥突然停止了俯衝。

就這樣撲扇著翅膀懸浮在半空,一雙銳利的目光死死地盯著麵前的金烏。

“青鳥?”

蔣文明試探著問了一句。

“你是何人?既然知道我的名字,為何還要帶人擅闖昆侖山?”

一道清脆的女聲自青鳥口中發出。

“還真是西王母座下三鳥之一青鳥。”

蔣文明有些欣喜。

根據《山海經·海內北經》記載:“西王母梯幾而戴勝,其南有三青鳥,為西王母取食。在昆侖虛北。”ggdown8.org

“三青鳥赤首黑目,一名曰大鵹(lí),一名小鵹,一名曰青鳥。”。

大、小鵹兩鳥侍奉在西王母身側,隻有青鳥負責外出覓食、傳遞訊息。

眼前這隻青鳥便是負責外出覓食的那位!

“吾乃妖庭之主‘炎’,今日路過昆侖山,希望能夠拜訪一下西王母。”

蔣文明報出自己的身份,希望對方能夠看在自己妖皇的身份上,讓自己上去。

“妖皇炎?不認識!請回吧,我家主人不在。”

青鳥側頭上下打量了一下蔣文明,發現根本沒有任何印象,所以直截了當地拒絕了他的要求。

“不在?那你可知西王母去了何處?”

“不知道,主人已經離開很久了,我不過是一個侍女又怎麽會知道她的動向。

你們趕緊走吧,這裏不歡迎你們。”

青鳥有些不耐煩地開始下逐客令。

蔣文明身上散發出來的至剛至陽氣息,讓她感覺很不舒服,總擔心對方會一把火給這裏燒了。

畢竟在她的印象中,金烏一族以前可沒少幹這種事。

“既然西王母不在,那我們就上山聊吧。”

蔣文明說著就要繼續往山上飛。

青鳥:???

她雖然對人類語言不是很精通,但這句話怎麽聽都很不對勁好吧!

什麽叫西王母不在,我們上山聊?

難道不應該是告辭離開嗎?

“站住!不許再前進了,要不然就算你是金烏,我也會出手。”

青鳥翅膀一扇,再次擋在蔣文明身前,不讓他繼續前進。

西王母前往天庭議事,許久未歸,青鳥也曾跑到天庭去尋找對方,結果發現就連天庭也不見了。

不僅是天庭,就連隸屬天庭的各路神仙,也全都消失不見了。

青鳥不死心的到處尋找,結果發現神州大地上麵,但凡能叫的上名號的神仙、妖怪,基本上全都在一夜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將這個訊息傳回昆侖山,與西王母的另外兩位侍女大、小鵹商議,最後決定先封鎖訊息,不讓西王母失蹤的事傳出去。

然後由三鳥輪流出去打聽西王母的下落,另外兩鳥留守昆侖山,免得被人上去。

畢竟世人都知道西王母的居所,奇珍異寶無數,各種天材地寶不計其數。

以前西王母在的時候,沒人敢來打歪主意,但若是被人知道西王母失蹤了……

那種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靈藥被搶走事小,萬一地下的龍脈被截斷,整個昆侖山脈都將徹底失去靈氣。

這可是神州大地的龍首位置,乃是一切龍脈的根源地。

多少洪荒異種和異族神祇都盯著這裏,就等三清離開此地,最後好不容易等到三清分家,結果又來了一個西王母。

再加上元始天尊的玉虛宮也在昆侖山脈,所以這個地方一直沒有被其他界域所占據。

但封神之戰後東昆侖玉虛宮也不再問世,隻剩下西王母這一處地方威懾四方。

現在西王母也消失了,青鳥她們隻能加強巡邏,假裝西王母還在山上,以此來震懾四方。

卻不曾想蔣文明根本不按套路出牌,一聽西王母不在山上,立馬就要往山上走。

這怎麽跟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你就不擔心我說的是假話?是故意騙你的?

“青鳥姑娘,你不要誤會,我是有事找大鵹姑娘。”

蔣文明想了想又補充一句。“嗯!是關於西王母下落的事。”

此言一出,青鳥的神色明顯變了,剛剛升起來的氣勢又重新落了下去。

“你知道主人的下落?不對!你在騙我,剛才你明明說是來拜訪主人的!”

青鳥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頓時有種被人欺騙的憤怒湧上心頭。

當下也不給蔣文明繼續開口的機會,雙翅用力一扇,一股狂風朝著蔣文明等人捲去。

“青鳥姑娘,且慢動手,我是真的知道西王母的下落,不信你看這個。”

蔣文明不想跟她打架。

倒不是說怕對方,而是因為沒必要,青鳥的實力確實很強,但對於擁有無數法寶的他來說,也就那樣。

紫金葫蘆、玉淨瓶祭出來,聖人之下他都不帶慫的。

眼看青鳥對他發起攻擊,他也顧不得裝高深了,直接從袖中取出一枚桃核亮了出來。

青鳥原本不想聽他繼續狡辯,但當她看到蔣文明手中的桃核之後,身體不由自主的一滯。

“蟠桃核!你怎麽會有這東西?”

她是西王母的親信,自然認得蟠桃核,這東西可是她們西昆侖獨一份的寶物,外人根本不可能擁有。

尤其是蔣文明手中的這種桃核,乃是九千年的蟠桃,這東西更是寶貝中的寶貝,每次開蟠桃會的時候,都會有專門的侍女負責回收,然後埋入蟠桃園內。

現在蔣文明竟然能拿出來一枚。

“這是西王母娘娘送我的蟠桃。”

“那桃呢?”

“很明顯,被我吃完了。”

蔣文明翻了個白眼,這不是廢話嗎?

有蟠桃在手,誰還會拿個桃核給你看!

青鳥:……

雙方之間的氣氛重新緩和下來,不過青鳥依舊沒有讓開道路的意思。

良久之後……

“你說你知道主人的下落?你是什麽時候見到她的?在什麽地方?我勸你不要說謊,我可是很聰明的,一眼就能看出來。”

青鳥決定自己先問問,然後在決定要不要帶他上山。

您提供大神別攆我家兔子的國運之戰:我以妖族鎮諸天性、溫和!同樣是帝王,雙方卻好像是兩個極端,前者暴虐、後者溫和。但雙方卻同樣給人一種睥睨眾生的威勢,彷彿兩人本就是一個人,展現出來兩種不同的性格。蔣文明搖了搖頭,將這種荒謬的感覺甩出腦海。擂台上。雙方再次開始交手,吉爾伽美什揮舞手中鎖鏈,再次朝著嬴政甩去。隻見原本兩三米長的鎖鏈,在飛出去之後竟然開始飛速延伸。眨眼間,便從兩三米的長度,增長到十幾米。嬴政手中長劍亮起赤金色光芒。煉氣術!蔣文明心頭微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