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攆我家兔子 作品

第398章 人生導師蔣文明

    

,紛紛呆立在原地。緊接著,鎖鏈就像是有生命一般,自動將這些惡鬼、怨靈給束縛住,看上去就像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一樣。不過,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隻是眨眼間的功夫,這些惡鬼、怨靈,便被鎖鏈吸收,隻露出痛苦哀嚎的麵孔,時不時在鎖鏈上浮現。阿努比斯瞳孔一縮,他沒想到眼前這個不起眼的鬼差,實力竟然如此恐怖。僅僅一招,就消滅了這麽多怨靈。“有點本事,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抓多少。”阿努比斯手中權杖再次一頓,身後出現...而且寄生的時間越久,它的胃口也會越大,直至被它寄生的宿主再也無法支撐它的胃口,它才會破繭而出。

為了自保不被發現,在沒有破繭出來的時候,它還會時不時的反哺一下寄生宿主,以此來達到掩飾自己的目的。

這一點很多蠱蟲都可以做到,所以玄羽並沒有往這方麵想過。

直到今天,噬心蠱子體,被大長老的靈氣所吸引,提前破繭而出,玄羽才見到對方的真麵目。

這一刻,任何話語都是蒼白的。

他的師父,一直都在拿他當祭品在喂養噬心蠱子體。

也就是他天賦好,能夠一直維持著噬心蠱的吸食,所以才能活到現在。

隻不過他想不明白,自己的師父為什麽會這麽做。

自己可是他的弟子啊!

獸神雖然殘暴,但從未聽說對自己的弟子出手過,為什麽自己是個例外?

“唉,原來如此!我想我明白他要做什麽了!”

大長老突然歎息一聲。

“大長老您知道些什麽?”

蔣文明見玄羽還處於失魂落魄的狀態,就幫他問了出來。

“當年獸神曾經來過藥王穀,那時我還不是大長老,當時的大長老是我師父,獸神和他打賭,雙方比試蠱術之道。

雙方的實力不相上下,誰也無法奈何得了誰。

但當時的賭注是我們藥王穀五聖獸之一,沒辦法,後來我師父為了贏他,就對他施展了自己精心培育的變異噬心蠱王。

獸神輸了,我師父想將噬心蠱收回,卻被他拒絕了。

他說這是他失敗的證明,他會一直記住這次失敗,好好培育噬心蠱,將來有一天再來藥王穀,打敗我師父。

直到後來有一天,我師父才知道,他真正的目的並不是我藥王穀的聖獸,而是我師父精心培育出來的那個變異‘噬心蠱王’。

可惜當他老人家知道此事的時候已經晚了,獸神已經回到了紫煙洲,從此了無音訊。

沒過幾十年,紫煙洲便出現一位新的神明,他不僅肉身強悍無比,而且還極為擅長蠱術,當時為了煉製蠱毒屠滅不知道多少種族。

再後來,紫煙洲的一位神明出手,將他鎮壓,從此便再也沒有了關於他的訊息,直至今日,你們的到來。

這隻子體,應該就是他為母體培育的養分,等子體破繭之日,他便會讓母體吞噬掉這隻子體,從而達到幫他苦修的目的。”

大長老的話,徹底澆滅了玄羽心中最後一絲希望。

整個人麵如死灰,呆呆的站在那裏。

就在這時,蔣文明突然上前一步,上去給了他一個大嘴巴子。

玄羽猛地驚醒,雙目通紅,幾乎用一種要吃人的目光看向蔣文明,一字一句道:“你也在羞辱我嗎?”

誰知蔣文明毫不示弱的看向他,用一種鄙夷的語氣說道:“現在的你還配被我羞辱嗎?”

“瞅瞅你現在的樣子,就像是一條被人拋棄的狗,在等著主人迴心轉意,向他搖尾乞憐。你哪一點值得我尊重你?”

“曾經那個不可一世的玄羽哪去了?曾經那個意氣風發對我說,自己的蠱術之道無人能敵的玄羽哪去了?”格格黨

“不過是被人欺騙罷了,有什麽了不起?他值得你為此傷心嗎?”

蔣文明的每一句話都如同一柄利刃,狠狠的刺入玄羽的內心。

“那你說我該怎麽做?我又能怎麽做?現在的我,不就是一條被人拋棄的流浪狗嗎!”

玄羽歇斯底裏的咆哮起來,眼中蓄滿了淚水。

被自己視為最親的人背叛,那種滋味他沒有直接崩潰,已經很了不起了。

“嗬,不過是一隻噬心蠱子體而已,你是誰?你是玄羽!是要站在蠱術之道最巔峰的玄羽!以肉體凡胎練成後天萬蠱聖體,是千百年來第一人!”

“被當成棄子又如何!用你的能力,重新證明自己的價值!他不是想拿你當祭品嗎?你為什麽不能反過來用這種方式對付他!讓他為今日之事付出代價!”

蔣文明的話如同暮鼓晨鍾,震得玄羽大腦一片空白。

就連周圍的人也如同看瘋子一樣看著蔣文明。

這種話說著簡單,但根本不可能實現,要不然也不會有母體、子體一說了。

這是天然的血脈壓製,根本不可能反噬成功。

“你懂什麽,母體對子體有著天然的血脈壓製,怎麽可能反噬母體,你一個連蠱術都不懂的人,有什麽資格教育我!”

玄羽反駁道。

“我是什麽都不懂,但你懂!你是我見過在蠱術之道上最有天賦的人!想想你的‘忘憂蠱’,除了你以外,誰做到過?獸神他行嗎?大長老你行嗎?”

蔣文明的聲音突然放緩,變得柔和起來,從對玄羽的提問,再將目光看向大長老。

大長老苦笑著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做不到。

何止是做不到,如果沒有玄羽跟他講解,單憑他自己研究,恐怕一輩子都無法研究出‘忘憂蠱’是怎麽培育的。

“你看看,他們都不行,隻有你可以!給自己一點信心,你可以做到的!”

蔣文明伸手輕輕拍了拍玄羽的肩膀安慰道。

然而,玄羽在聽完蔣文明的話之後,身體顫了一下,原本死寂的瞳孔中,突然湧現出一抹希望和瘋狂之色。

是啊!

自己鑽研了這麽久的蠱術之道,為什麽不能做到?

自己能培育出忘憂蠱,為什麽不能培育出反噬母體的子體蠱?

一股希望之火自心底升起。

蔣文明在看到玄羽的表情變化之後,心裏終於長舒一口氣。

“nnd,差點就讓內定的打手給飛了,你可是我妖皇炎,看上的種子打手,怎麽能道心崩潰!我同意了嗎?區區一個獸神……呃,好吧,目前自己還惹不起。”

惹不起歸惹不起,但並不代表,蔣文明不能給他暗中使點絆子。

玄羽這步棋,就是他留著惡心獸神的,無論他能否成功,對自己來說都沒有損失,反倒是獸神,不僅失去了一個徒弟,還多了一個一心想要報複他的對手。

怎麽看都不虧!

“你願意幫我嗎?”

玄蛇突然鄭重的看向蔣文明。

蔣文明先是一愣,隨即咧嘴笑了起來。

“為什麽不呢?歡迎加入妖庭,我的兄弟!”

您提供大神別攆我家兔子的國運之戰:我以妖族鎮諸天氣,然後用力一吹。周圍的火焰瞬間暴漲,一道火焰龍卷形成,直接撞向鴉天狗。至於酒吞童子,他看都沒看一眼。比蠻力,他修行了妖皇煉體訣會怕?裁決之刃出現在手中,迎著酒吞童子的狼牙棒砸去。“砰!”雙方同時後退,隻不過酒吞童子明顯多退了幾步,在力量的交鋒上麵他輸了。“撒豆成兵--六丁六甲!”一把金豆撒出去,化作十二位金甲神將。“封魔陣!”在六丁六甲出現之後,蔣文明快速掐動手訣,在周圍佈下封魔陣。一道道屏障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