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攆我家兔子 作品

第60章 上古煉氣術

    

般落下,被混天綾束縛,宙斯想用雷遁逃離都做不到。直接被哪吒一板磚糊在臉上,差點把鼻血給他打出來。“哈哈哈……果然打架還得用板磚,神器啊!”“不,這是真??神器!”“自帶雙倍傷害,外加嘲諷效果!”“打架乎,板磚乎,乎的不亦樂乎!”“乎不死接著乎!”“……”不知怎麽的,當華夏觀眾看到哪吒用板磚拍宙斯的時候,都覺得有種莫名的親切感。華夏人有多歡樂,希臘那邊就有多憋屈。畢竟被乎臉的是他們的神王,這簡直就是...麵對海拉的招攬,白起不僅沒有感到高興,反而感覺前所未有的羞辱。

他是誰?

大秦武安君,天下除了秦王嬴政,何人配做他的主人?

哪怕是秦王嬴政,見了他也會喊一聲武安君,而不會以仆人身份看待。

區區一個外邦之神,也敢如此羞辱他!

看著暴怒的白起,海拉隻是微微一笑,並不在意。

她是神,高高在上的神!

是亡者的主宰!

又豈會在意一個凡人的心情。

我說讓你成為我的仆人,那你就是我的仆人!

活的不行,那就抽走你的靈魂,來效忠於我!

對於掌控死亡的她來說,這並不是一件難事。

白起的長劍落下,海拉還想故技重施,但她的手掌剛一接觸白起的長劍,瞬間便被劍鋒割傷。

血液順著指縫流淌,剛才若非她反應夠快,此時這隻手,說不定就已經被對方斬下來了。

“區區一個凡人竟然能傷到我?”

海拉驚疑不定的看了眼白起,像是要重新認識他一樣。

然而白起可不管她怎麽想,手中長劍或劈或砍,或刺或挑。

招招都是絕殺!

這是他在戰場上磨礪出來的殺人技,沒有太多花哨,出手就為殺人。

海拉也不敢繼續托大,手持骨劍迎了上去。

很快她便發現,自己的劍術竟然不是白起的對手,全程都在被對方壓著打。

“好機會。”

白起見海拉分神,手中長劍一個橫撩,從海拉脖子上掠過。

一顆頭顱直接飛起,落在地上。

場外一片死寂。

就連蔣文明也是愣了許久。

而日不落帝國的那名神眷者,則是嚇得臉色蒼白,轉身就想跑。

可是剛跑出去兩步,突然發出一聲慘叫,跌倒在地,一道虛幻的人影自他身體內飛出。

那是他的靈魂。

“我們贏了?”www.ggdown8.org

“應該是吧?”

“可主持人怎麽還沒有宣佈比賽結束?”

經過之前的幾次反轉,現在沒人敢輕易下結論了。

戰鬥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麽。

日不落帝國的觀眾,一個個都站了起來,神色前所未有的緊張。

因為他們如果再輸,就輸三場了,按照擂台規則,華夏可以指定掠奪走他們一片區域。

可他們日不落帝國雖然強大,但國土麵積小的可憐,甚至連櫻花國都不如。

真要被掠奪走一部分土地,估計當場就可以宣佈滅國了。

“我們不會輸!我們要效仿先祖,攻入華夏,搶他們的寶物,玩他們的女人,還要殖民他們的土地!”

“海拉大人身為死亡女神,怎麽可能會死在凡人手中,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快看,海拉大人動了。”

“……”

在日不落帝國觀眾的忐忑中,被斬下頭顱的海拉身體突然動了一下。

原本落在地上的頭顱,也重新睜開眼睛。

“人類,你做好接受來自神明的怒火了嗎?”

海拉說著,頭顱自動飛回身體上。

一道道黑色絲線自脖頸斷口處探出,與頭顱連線在一起,隻是眨眼間的功夫。

傷口便恢複如初。

“海拉大人萬歲。”

“死亡女神無敵!”

“……”

日不落帝國的觀眾開始興奮的歡呼起來。

他們的神又活過來了。

“竟然還是方士?”

白起眉頭一皺。

在戰國時期,確實有不少方士入世,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徐福和陰陽家。

他們掌握各種幻術、煉丹之術、以及各種詭異的能力。

不僅妖言惑眾,還蠱惑了不少達官顯貴,就連秦王嬴政,也對他們口中的長生之術深信不疑。

白起手底下也有一群練氣士,雖然有移山填海之能,但依舊是凡人之軀。

刀斧加身,一樣得死!

可眼前的這位自稱死亡女神的神明,居然可以斷頭再生,這種傳說中的事他從未見過。

也隻是聽手下那群練氣士門客口中聽到過一二,這些都是障眼法,沒有任何人或者神明可以無條件複生。

能做到這一點的人,要麽是使用了障眼法,要麽就是使用了某種禁忌手段,代價極高。

海拉的頭是他親手砍下來的,所以不可能是障眼法。

那就隻能是付出了某種代價換來的。

再結合之前那名神眷者的靈魂離體消失,白起隱約猜到了這個代價是什麽。

“果然是邪神,竟敢拿活人獻祭,該殺!”

白起說著,長劍豎起,劍尖朝上,左手食指中指並攏,自下而上撫過長劍。

手指所過之處,一道道金色紋路浮現。

煉氣術!

他曾經收攏了那麽多練氣士,自己怎麽可能一點不會。

相反,他之所以能取得這麽強的戰績,很大程度上來自他自身的實力。

隻不過他的戰績太過彪悍,很多人都不願意承認,隻是說他用兵如神,從而掩蓋了他自身的戰力。

時隔數千年後,白起再一次用出煉氣術,而他這次要斬的不是方士、練氣士,亦或者為禍一方的妖怪,而是來自外邦的邪神!

此時的長劍上被一層赤金色光芒覆蓋,遠遠望去,就像是一層金色的火焰。

練氣之火!

可以破除一切邪祟術法。

這是上古練氣士獨有的手段,也是他們人族能與凶獸、妖魔對抗的底牌。

“好帥啊!有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麽?”

“難道是傳說中的摩擦起熱?”

“神特麽的摩擦起熱,你用手指給我擼出火星讓我看看!”

“我知道,我知道,這應該是蔣神說過的煉氣術,乃是人族立根之本,也是凡人對抗神明的神通。”

“啥?人族立根之本?我怎麽不知道?不對,有沒有鳥大的兄弟會,教教我。”

“我有一槍,也可以。”

“蔣神既然知道,估計他應該會,回頭問問,看看能不能教教我們,我願意把我姐介紹給他當女朋友。”

“有道理,你小子真特孃的是個人才,我欣賞你。”

“……”

然而此時,他們口中的蔣神,正一臉的愁容。

對麵的神眷者死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麽比賽還沒有結束,但現在他已經無法依靠擊殺對方結束比賽了。

“這場比賽最終的勝負,還是得依靠白起將軍。”

蔣文明心裏那叫一個憋屈。

誰能想到,海拉居然會親手殺掉她的神眷者。

而且看現在這情況,擂台規則好像也默許了這種行為,並不算比賽失敗。

“煉氣術——萬劍囚籠!”

您提供大神別攆我家兔子的國運之戰:我以妖族鎮諸天不用看了,她的妖丹碎裂,修為盡失,已經無法維持人類形態了。”鎮元子的聲音響起。緊接著,眾人便看到鎮元子從虛空中緩緩浮現,眼神之中充滿了遺憾。誰也沒想到,短短一個月的時間,竟然會發生這種事。人族三大宗門領袖,此時隻剩下無涯道長一人,天元劍仙、酒劍仙、風無痕、丹辰子全部戰死。妖族這邊也死了好幾頭異獸。沉香和玉藻前,這兩位妖皇親眷,一廢一重傷。雖然全殲了敵人,但這種損失依舊讓所有人感覺到壓抑無比。“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