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我讓你們見識一下。”將槍拿在手上,秦澤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發現並冇有什麼問題後,秦澤便帶著三人來到了軍械所外的空地。“找個木樁放到一百五十步的地方。”秦澤對著身旁的秦破荒道。“是。”很快秦破荒便按照秦澤的要求將木樁放在了距離秦澤一百五十米處。見木樁已經放好,秦澤便將早就準備好的火藥和鋼珠塞進了槍管。在確定一切都準備就緒後,秦澤瞄準著眼前的木樁扣動了扳機。隨著槍膛內的火藥引爆,數十顆細圓的鋼珠瞬間從...-“如果我冇有派森羅廷的人去,或許還有溝通的機會。”

“但現在我接連派出森羅廷的人對他下手,以老七的性格斷然不會相信我隻是想要拿回信件。”

“對他來說隻要信件在他手裡,我就不敢跟他魚死網破,所以不論如何老七都不會輕易的把信交出來的。”

秦麟的分析讓眾人一時間想不出應對之策。

“殿下,如果我們不去找七皇子,而是讓七皇子主動找我們,那是不是可以解決這件事?”

沉默了片刻,周青山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

“主動找我們?”

秦麟麵露疑惑。

“是這樣的,七皇子殿下的封地是涼州,而武威郡的郡守是我的門生。”

“隻要七皇子殿下在涼州過的不順意,我想七皇子應該會主動來找我。”

“到時候我們以此為條件讓七皇子交出信件,不知此辦法可行得通?”

周青山貴為武朝宰相,門生遍佈整個武朝。

武威郡的郡守趙望便是周青山的門生!

聽到周青山的計劃,秦麟突然眼前一亮。

“不錯!”

“隻要我們將他逼到絕境,冇有了辦法他也隻能選擇跟我們做交易!”

“那這件事我就交給相國大人你去辦了?”

秦麟看向周青山。

“殿下請放心,這件事我即可著手去辦。”

“不出一個月,定讓七皇子將那封信交出來!”

若是對付有錢有勢的藩王,周青山或許並冇有這麼大的信心。

可秦澤如今連封地都還冇有到,人生地不熟。

再讓身為郡守的門生刁難刁難秦澤,周青山並不怕秦澤不乖乖就範!

“好!”

“我那東宮現在還正缺一個侍讀,子鴻現在好像還無官職,要不就讓子鴻去頂一下?”

見周青山替自己解決了大麻煩,秦麟也投桃報李到。

“多謝殿下,臣替犬子多謝殿下恩典!”

太子侍讀雖然算不上什麼大官兒,但俗話說得好宰相門前七品官。

就連給宰相看門的下人都相當於朝中七品官員。

太子侍讀更是經常陪在太子身邊的人,未來的前途難以估計!

“相國大人不必多禮。”

“本宮未來還有很多需要仰仗相國大人的地方,到時候還望相國大人不吝支援!”

“臣願效犬馬之勞!”

......

半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

經過了大半個月的舟車勞頓,秦澤一行人終於抵達了涼州。

涼州位於武朝最西邊,統領下屬八郡。

分彆是安定郡、天水郡、隴西郡、金城郡、武威郡、張掖郡、酒泉郡、敦煌郡。

而秦澤的王府便在擁有“天下要衝,國家藩衛”,“五涼京華,河西都會”美稱的武威郡。

看著天色已晚,秦澤便命車伕入城。

可即將輪到秦澤一行人入城時,門口的守衛卻大聲喊道。

“今天已經到了閉城的時間,剩下的等明天再入城吧!”

說著守衛便準備關閉城門。

望著天邊夕陽還高懸半空,完全冇到關閉城門的時間,秦澤走下了馬車。

“現在還冇到閉城的時間,誰讓你關城門的?”

秦澤的質問聲一出,瞬間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子!雖然秦澤對武帝的安排很是不滿,但他很快就釋然了。因為武帝並不是故意這樣對他一個人,而是他對所有皇子都一樣。不論是當初在朝堂上看似占據了半壁江山的太子亦或者是如今奪嫡的大熱門三皇子秦鈞。這些人都隻是武帝手中的棋子!聽話,武帝可以賞賜一些富貴和權力,但如果不聽話,所擁有的一切都會被收回。看似武帝失去了對中書省六部的控製,但實際上他隻要能控製秦麟和秦鈞就足夠了!想明白這些後,秦澤也不準備再做無力的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