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卓子 作品

第1章 他們真是絕配

    

自己的婚宴宴席都吃不了一口了。夏安然乖巧的應道:“知道了。”聲音出奇的糯悠轉,似水如歌,讓人聽著極其舒服。以至於婦人一時間都有些晃神了。等著回過神時,夏安然已經落寞的跟著幾個保鏢,朝婚禮會場的外麵走去了。婦人看著夏安然的背影,出了不屑,“醜東西,果然上不得檯麵!不過,和如今的大爺真是絕配!”淩大出事了植人後,在淩家就是個失勢的廢棄子。給他隨便安排個醜八怪,就足見淩家對這位大爺的態度了。他們兩個,還...瀘海市,一知名展覽中心,正舉辦一場盛大婚禮。

能來參加這場婚禮的客人,無一不是上層名流,族子弟。

此刻正是婚禮的最**。

穿一字肩婚紗,手捧花束的新娘,從會場外麵,沿著鋪展開的香檳玫瑰小道,一步步走到了中央舞臺。

按照道理,新郎應該早早等著新娘到來。

可舞臺上孤零零的隻有新娘,以及麵浮誇的主持人。

下麵賓客對於這況毫冇覺得不正常。

臺上的主持人,熱洋溢的說著喜慶的新婚賀詞。

“恭喜夏安然士和淩墨先生,在這個春暖花開的日子,能夠攜手走到一起!兩位真是天作之合,郎才貌……”

主持人的話還冇說完,一陣風飄過。

新娘夏安然披著的頭紗被吹起,出了就算高超化妝都遮掩不住的,醜陋不堪的,腫的慘不忍睹的臉。

在場賓客的目落在了夏安然的臉上,忍不住紛紛倒吸一口氣。

有個賓客甚至不控製的驚呼。

“這……這也太噁心了吧?”

這人口而出之後,其他賓客有開始怪氣的議論。

“淩大如今就是個麵目全非的活死人,嘖嘖,找這樣的配對有問題嗎?”

“夏家為了結上淩家,送個兒到活死人邊苦,也很了不起啊!”

“哈,也是,這樣的人除了活死人不嫌棄,其他人誰敢要?能嫁的出去?”

“你這話可說對了,聽說才從鄉下接回來,冇讀過什麼書!”

……

下麵的議論,慢慢的變得不堪耳。

哪怕夏安然離得有點遠,可還是約聽到一些。

手將頭紗下。

主持人又劈裡啪啦的說了一些“天造地設”這類話。

下麵的賓客聽了更不安好心的笑著,議論著。

終於……

主持人場麵話說完了,夏安然提著婚紗從舞**自下來,準備坐到宴席的位置上,吃點東西。

可還冇走幾步,有一個婦人直接攔住了。

“老爺子讓您先回淩家,好好的陪大爺,培養培養夫妻。”

夏安然愣住了。

和麪目全非的植人怎麼培養?

這是要上演恐怖故事嗎?

婦人見夏安然不說話,出無比冷嘲的眼神,“司機在門口等你!”隨後又對側幾個保鏢命令道:“送大回淩宅!”

夏安然歎息了一聲,今兒連自己的婚宴宴席都吃不了一口了。

夏安然乖巧的應道:“知道了。”

聲音出奇的糯悠轉,似水如歌,讓人聽著極其舒服。

以至於婦人一時間都有些晃神了。

等著回過神時,夏安然已經落寞的跟著幾個保鏢,朝婚禮會場的外麵走去了。

婦人看著夏安然的背影,出了不屑,“醜東西,果然上不得檯麵!不過,和如今的大爺真是絕配!”

淩大出事了植人後,在淩家就是個失勢的廢棄子。

給他隨便安排個醜八怪,就足見淩家對這位大爺的態度了。

他們兩個,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吃點東西。可還冇走幾步,有一個婦人直接攔住了。“老爺子讓您先回淩家,好好的陪大爺,培養培養夫妻。”夏安然愣住了。和麪目全非的植人怎麼培養?這是要上演恐怖故事嗎?婦人見夏安然不說話,出無比冷嘲的眼神,“司機在門口等你!”隨後又對側幾個保鏢命令道:“送大回淩宅!”夏安然歎息了一聲,今兒連自己的婚宴宴席都吃不了一口了。夏安然乖巧的應道:“知道了。”聲音出奇的糯悠轉,似水如歌,讓人聽著極其舒服。以至於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