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北山 作品

第1章 你叫什麼

    

字母,S。霍岑回想起昨天晚上那個孩的哭喊,的結輕滾下。下一秒,他將項鏈攥進手裡。*宋雲舒離開酒店後,就接了香姨的電話。“喂,香姨,我現在馬上……”“宋宋,我對不起你,你弟弟他還是沒留住,醫生搶救了一晚上,可還是不行了……”人群之中,宋雲舒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傳來,隻覺得耳邊一陣嗡鳴,霎時間麵白如紙。僵住,好像被人潑了一盆冷水,冷得很徹底。宋雲舒無助的站在大馬路上。左顧右盼。周圍都是不認識的陌生人。此...第1章

你什麼

盛夏的夜晚,蟬鳴不停,空氣中洶湧翻滾著白日裡積存下來的熱氣。

宋雲舒雙手絞著前的擺,被迫站在酒店房門前。

深呼吸,頂著莫大勇氣敲開麵前的房門。

“請問有人嗎?我是旭安集團負責此次專案的負責人宋雲舒,特意來送企劃書的,請問……”

“誰!”

從房間裡傳來一聲厲喝打斷了的話。

宋雲舒聞言幾乎是本能的後退。

但是想到今天出門前舅舅的叮囑。

宋雲舒重重的深呼吸一下,收回了後退的那隻腳。

“我是旭安集團……唔……”

“嘭——”

不等把話說完,後一陣強大的推力,直接將往房間裡送去。

接著後的房門被人重重關上。

驟然的黑暗,讓宋雲舒不適極了。

因為推搡,子撞進一個滾燙炙熱的膛。

抬起頭,卻意外的撞進一雙極亮的眼瞳之中。

宛若黑夜中的繁星,熠熠生輝。

“對不起,我,我……”

宋雲舒慌慌張張的後退去,然而後便是冷的門板,本退無可退。

“你什麼。”

耳邊是男人沙啞的聲音夾雜著重的呼吸聲。

“宋雲舒。”

“知道自己為什麼來這兒?”

“知,知道。”

“好。”

宋雲舒知道即將發生什麼,可是毫無退路。

弟弟在醫院裡等著急用錢,而這,便是唯一的路了。

話音剛落,一陣天旋地轉,人已經倒在一片的床鋪上。

滾燙的上來。

黑暗之中,所有未知的恐懼全都被放大到了極致。

男人滾燙的大掌隔著布料在的後腰上,所過之激起一片栗。

一整夜,宋雲舒被陌生的浪一遍又一遍的折磨直至昏厥。

彷彿這暗夜裡的一葉扁舟,浮浮沉沉,無所依靠。

第二天一早。

宋雲舒被急促的電話鈴聲吵醒。

睜開眼,過厚重的窗簾折進房間,像是被反覆碾碎後再重新拚接而。

浴室方向傳來淅淅水聲,讓霎時間白了臉。

昨夜的種種並不好,甚至,讓心生惡寒。

地上催命般鈴聲將拉回現實。

宋雲舒趕忙掀被起,套上服,忍著雙打的不適,撿起手機急匆匆就往跑去。

半晌後,浴室的水聲終於停下,霍岑裹著鬆垮的浴袍從浴室裡出來,額前的碎發還掛著水珠。

他掃過空的大床,和床鋪中央那一抹已經呈現暗褐的汙跡。

那張猶如鬼斧神工般雕刻出來的致臉龐上,此刻神未明。

男人走到床邊坐下,眼尖的發現了一枚掉落在腳邊地毯上的項鏈。

彎腰撿起。

是一條串著項鏈的戒指。

且看戒指的大小應當是一枚男戒。

圈還刻著一個英文字母,S。

霍岑回想起昨天晚上那個孩的哭喊,的結輕滾下。

下一秒,他將項鏈攥進手裡。

*

宋雲舒離開酒店後,就接了香姨的電話。

“喂,香姨,我現在馬上……”

“宋宋,我對不起你,你弟弟他還是沒留住,醫生搶救了一晚上,可還是不行了……”

人群之中,宋雲舒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傳來,隻覺得耳邊一陣嗡鳴,霎時間麵白如紙。

僵住,好像被人潑了一盆冷水,冷得很徹底。

宋雲舒無助的站在大馬路上。

左顧右盼。

周圍都是不認識的陌生人。

此時正值上班高峰,周遭的行人行匆匆,本沒有人理會的異常。

下一秒,的眼前一陣天旋地轉,兩眼一黑毫無預警的暈倒下去。

閉上眼睛的前一刻,彷彿看到一道頎長的影朝自己走來,黑的皮鞋和西,想要再往上,卻已什麼都來不及了。

(本章完)夏的夜晚,蟬鳴不停,空氣中洶湧翻滾著白日裡積存下來的熱氣。宋雲舒雙手絞著前的擺,被迫站在酒店房門前。深呼吸,頂著莫大勇氣敲開麵前的房門。“請問有人嗎?我是旭安集團負責此次專案的負責人宋雲舒,特意來送企劃書的,請問……”“誰!”從房間裡傳來一聲厲喝打斷了的話。宋雲舒聞言幾乎是本能的後退。但是想到今天出門前舅舅的叮囑。宋雲舒重重的深呼吸一下,收回了後退的那隻腳。“我是旭安集團……唔……”“嘭——”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