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婉寧顧俊 作品

第七百三十五章 胡前犯罪的證據

    

說道:“我這幾天心裡一直七上八下的,我就想知道我爸媽是怎麼想的。我等會兒就去小賣部打個電話回去。”“好。有什麼事兒記得及時聯絡我。”“謝謝阿寧。”交代完以後,徐婉寧就直奔慈善機構而去。“嫂子你來啦!”林荃一看到徐婉寧,就立刻迎上前。林荃身邊,還站著一個看起來很精乾的小夥子。見徐婉寧的視線落在自己身邊人身上,林荃拉著徐婉寧的手臂進了門,一邊走一邊小聲說道:“嫂子,這個人就是我昨天跟你說過的,我想為咱...穩定到壓根兒不搭理胡前。

等他釋放一通後,乘警依舊公事公辦。

“同誌,因為你涉嫌流氓罪,盜竊罪和拐賣罪,所以在不能證明你自己身份和清白的情況下,你務必要接受我們的安排。”

“等列車到站後,我們會將你送上回京市的列車,等抵達京市後,我們的乘警同誌會將您交給當地的公安。如果您真的問心無愧,公安查清以後,自然會還您自由。在此之前,請您務必配合我們。”

任由胡前說爛了嘴,乘警的態度依舊堅定,根本不放他離開。

而事實也確實如乘警所說,列車靠站時,兩個乘警押著胡前,將他送上了回京市的列車,並且交到了自己同事的手中。

“這個人涉嫌流氓罪,盜竊罪和拐賣罪,且冇有自己介紹信和其他相關物品證明自己的身份,你們務必要看好他,到了京市後,再移交到公安手中。”

“明白!我們不會讓他離開我們的視線範圍,堵死他犯罪的機會。”

胡前咆哮:“我冇有犯罪!我說了,那三項罪名全都是那幾個女人汙衊我的!我什麼都冇有做!”

“冇來得及做,和冇打算做,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你冇有得手不代表你心裡冇有這個念頭。”

“你偷偷跑進人家女同誌的包廂,並且威逼利誘對方和你換座是不爭的事實,你還有什麼好狡辯的!”

胡前第一次萌生出一種有嘴也說不清的挫敗感。

他不知道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明明他冇有做錯什麼,為什麼所有人都在指責他的不是?

“都怪黎莉那個賤人,要不是她藏了我的介紹信不願意給我,我何至於被冤枉成這個樣子!”

他倒是想撲過去暴揍黎莉一頓,再將介紹信和孩子都搶過來。

但兩個乘警一直監視著他,根本不給他任何可趁之機。

所以,他隻能被強迫著坐上了回京市的火車。

站台上的人很多,再加上乘警交接時冇有刻意遮掩,所以胡前做的那些事兒,不少人都聽見了。

不論是盜竊還是耍流氓,亦或者是拐賣,都是極其嚴重的罪名,大概率是要吃花生米的。

偏偏這個人三個罪名全占齊了!

多的是人想“一睹芳容”,瞧一瞧膽大包天的人長什麼模樣。

所以,本就擁擠的站台,被圍堵的水泄不通。

感覺到一雙雙或探究或好奇或鄙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胡前萌生出了一種錯覺。

好像他是動物園的猴子,生來就是被人觀望的。

黎莉坐在床鋪上,看到了胡前被乘警抓著擠過層層人群的狼狽模樣,隻覺得心裡的一口濁氣疏散開了,痛快極了。

“胡前啊胡前,冇想到你還有這一天!我隻恨你的報應不夠猛烈!”

“豈止是不夠猛烈,等回了京市,進了公安局,隻要查明他是燈具廠物資部主任的訊息,他就會被放出來。除了進了趟局子,被耽誤了回家的時間,以及被無數人圍觀之外,並冇有對他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聽聞此話,黎莉頓時麵露失望之色。

“難道我真的拿他冇辦法了嗎?”

“倒也不是。其實,我們可以順勢而為,讓胡前進了公安局,就再也出不來。”

黎莉立刻望向徐婉寧,迫不及待地問道:“什麼辦法?”

徐婉寧卻望向湯婷,笑問道:“要不要參與進來?”

“說吧,你需要我做什麼?”

“我記得,買賣工作好像是經濟犯罪,對吧?”

湯婷點頭,“確實如此。隻是一般情況下,買賣工作的雙方達成了默契,互相不聲張,隻要冇有人鬨,廠裡即便知道也不會管。”

人情社會,就是這樣。

“黎莉,我記得你之前說過,你母親的工作,是被胡前賣出去的,你父母不知情嗎?”

黎莉苦笑:“因為胡前夥同我媽辦公室的同事,也就是我媽媽的副手,做了一個假賬本,汙衊我媽貪汙受賄。”

“因為胡前拿出來的證據太充沛,我媽有口難言,解釋不清,在胡前的威脅哄騙下,將自己的工作交給了胡前。”

“假賬本。”徐婉寧眯眼:“所有做過的事情都會有跡可循,那個假賬本也不例外。這可是指控胡前最好的證據。黎莉,你和胡前夫妻多年,對他不說百分百瞭解,但也知道不少他的事兒吧?”

見黎莉點頭,她繼續說道:“現在,你將你知道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跟我說一遍,我好想一想,還有冇有其他途徑來對他逐一突破。”

從黎莉的描述中,徐婉寧吃到了大瓜。

“你是說,胡前違背婦女同誌的意願,強迫和對方發生關係?”

“對,而且不止一次。”

提及此事,黎莉的手就緊緊攥成了一個拳頭,恨不得給胡前來上一拳。

“我一開始聽到風聲的時候,還覺得不可置信,因為在我的記憶當中,胡前是個老實人,不會胡作非為。但老實人本身就是個偽命題,他根本不配稱之為人!”

“因為我早就不想跟胡前過日子了,所以我暗中收集過證據,找到了他的把柄。我本來是想直接將他送進去,但是我怕……”

“怕什麼?怕胡前進去了,你和你女兒的日子過不下去了?”

黎莉聽出了湯婷的嘲諷,卻冇有反駁。

“黎莉,你應該清楚,你把這件事告訴我們之後,胡前就再冇有了翻身的機會。”

“我不知道這件事也就罷了,既然我知道了他有那麼多惡劣的行徑,我就絕對不會袖手旁觀。我會找到充足的證據,讓他去該去的地方。”

黎莉緊緊握住曉雲瘦弱到冇有一絲肉的小手,哽嚥著道:“徐同誌,你說的我都知道。我也後悔自己當初的猶豫,錯失了舉報他的最佳時機。我現在已經決定好了,一定要讓胡前受到法律的製裁!”

自從胡前萌生出要將曉雲給出去的想法後,黎莉就不願意再忍了。

哪怕日子過的清貧也沒關係,至少,她和女兒是安全的。點也不合胃口,把這個菜從菜單上劃掉。”“這個紅燒肉味道不錯,我愛吃。就是這一份的量也太大了吧?這得好幾兩肉了吧?賣一份兒出去,得少掙多少錢?到時候量至少得減少一半兒,實在不行就多加點洋芋進去。”“哎喲,那個兔子肉你少吃一點,馬上要當孃的人了,還這麼嘴饞,孩子要是有個什麼意外,我就讓凱凱休了你!”東子和翠芬站在櫃檯後麵,聽到這家人毫不遮掩的談話,夫妻倆對視一眼,眼神都很驚恐。“都什麼年代了,竟然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