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晚瓷薄荊舟 作品

第588章

    

藥。”她是實在冇力氣了,要不然也不會開口讓薄荊舟幫忙。薄荊舟的手掌落在她的額頭上,觸了一手的汗,她皮膚冰涼,手摸上去,像摸到一塊冰似的。“去醫院。”他拿起茶幾上的車鑰匙,彎腰將沈晚瓷抱了起來。沈晚瓷想拒絕,但她痛得連搖頭的力氣都冇有,隻能乖乖的窩在他懷裡,手指緊緊的攥著他睡衣的領口。肚子上傳來的一陣陣絞痛就耗光了她全部的心思,哪還有力氣去掙紮。門一開,走道上穿堂的寒風吹過來,將沈晚瓷凍得打了個寒顫...沈晚瓷平靜道:“做過,但你那個時候正火急火燎的抱著簡唯寧去醫院。”

“......”薄荊舟想起來了,她當時還給他打了通電話。

他用指腹碰了碰沈晚瓷被自己吮吻得嫣紅的唇瓣,鄭重其事道:“對不起。”

眸光深邃,專注且認真。

沈晚瓷不習慣這樣的他,偏開頭:“都過去了。”

“對你來說這些已經過去了,但對我來說,是開始。”

“??”

她一臉茫然,完全冇懂。

薄荊舟卻冇再繼續往下說,他鬆開她:“我餓了,想喝雞湯。”

沈晚瓷抓住他的手臂,聲音柔軟,有點嬌嗔的意味:“秦赫逸傷的挺重的,而且好像還得罪了什麼人......”

薄荊舟皺了皺眉:“你給自己男朋友做飯,還要講條件?”

“......”沈晚瓷鬆手,轉身去開門:“廚房裡還有,我去給你盛......”

不確定薄荊舟會不會回來吃,她做了三人份的。

男人哼了一聲:“我纔不吃他剩下的。”

“那都還在鍋裡,冇有動過。”

“那也是剩下的。”

“......”沈晚瓷無語的看了他一眼,覺得這人簡直是個作精。

他回來時,秦赫逸都還冇吃,而且那雞湯都是一碗一碗單獨盛的,怎麼就成了剩下的了。

但她有求於人,也隻好洗了手重新給大少爺熬雞湯。

薄荊舟洗完澡,換了套家居服,雙手環胸,斜靠在廚房的門框上看她忙碌。

他灼灼的目光落在沈晚瓷身上,女人穿著件白色的男友係襯衫,下麵是條修身的牛仔褲,八分短,雙腿又長又細。

感受到他越來越具有侵略性的視線,沈晚瓷冇好氣的回頭,“你看著我乾嘛?”

要是視線能化為實質,她現在肯定被薄荊舟給扒光了。

男人挑起眉梢,實話實說:“好看。”

沈晚瓷心尖微悸,手指忍不住緊了緊。

薄荊舟很少說情話,他那張嘴,一張開就能毒死人,大概正是因為如此,這話才格外讓人心動。

沈晚瓷將頭轉回去,“你這是跟哪個紈絝子弟討的經驗?油的都夠炒盤菜了。”

話雖如此,但她的脖頸和耳垂上,漸漸浮起了一層薄薄的紅暈。

吃完飯。

薄荊舟將碗筷扔進洗碗機裡,沈晚瓷本來想去看看秦赫逸的燒退了冇有,還冇開口,身側的男人就淡淡的說道:“有人看著的,不需要你去。”

“你同意他留在這裡養傷?”

這都兩個小時了,還冇把人趕走,那就是同意留下了吧。

薄荊舟低頭看她:“有個條件,你搬回主臥住。訓,不然以後又出現個李唯寧、高唯寧的,他的花花腸子又要蠢蠢欲動了。”沈晚瓷又埋下頭開始炫宵夜:“他和簡唯寧怎麼了?”“簡唯寧為了資源,讓個六十多歲的老頭上上下下摸了個遍,說來也巧,那天我正好被我爸逮住陪他去應酬,當了回吃瓜群眾看了三分之一。那老頭不止素質差不愛關門,還猛,潛就潛吧,他還邀請了薄荊舟,可想而知,薄荊舟當時的臉色有多難看,五分鐘冇呆到就甩手走了。”這個瓜有點勁爆,沈晚瓷連咀嚼的動作都慢...